首页> 青春 > 潘多拉的眼泪 > 天使与恶魔的再次交锋

字体:

宋体

黑体

微软雅黑

楷体

字号:

特大

最大

阅读主题:

《天使与恶魔的再次交锋》

潘多拉的眼泪

胡伟红

9957字

2019-06-24 17:29

Vol.01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司机才转过来叫了我几声,我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滨海路72号。

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吗?帝天爷爷替我安排好的两个人也都在里面吗?

我付过钱走下车,仔细打量着面前这座气派十足的房子。

庄园式的别墅充满了欧洲风格的气息,上下分为三层,墙面主体颜色为白色,四周点缀着暗棕色的花纹。别墅由乳白色的矮墙围了起来,里面的树木花丛依稀可见。淡淡的?;ㄏ阄洞颖鹗竺娴幕ㄔ袄镆徽笳蟮仄?,隐隐夹杂着薰衣草的清香。

总算找到了!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正准备去敲门的时候,脚边突然传来几声微弱的叫声。

“汪……汪汪……”

一只脏兮兮的小狗正用头蹭着我的裤角,身上微微发着抖,眼睛里流露出惊慌的神色。

“好可怜的小家伙!”

我忍不住将它抱了起来,既然让我遇到你,这也算是一种缘分,放心吧,我是不会把你丢掉的。

我在小狗的头上摸了摸,小家伙像是听懂了我讲的话一样,伸出小舌头在我的手指上不停地舔着。

“叮咚”,我上前一步按响了门铃。

不一会儿工夫,庭院里的灯亮了起来,大门“咔嚓”一声打开了,一个佣人打扮的人走了出来。

“请问你是……”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。

我赶紧按照帝天爷爷在天上就教给我的台词笨拙地背了起来:“我叫郑希宜,今年16岁,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

“哎呀!你就是少爷的远房表妹吧?也就是表小姐!”

还没等我背完,佣人就兴奋地叫了起来:“小少爷今天说好去接你的,谁知道半路似乎出了什么事情耽搁了,等到赶去机场的时候早就找不到你了。先生为了这事正责备小少爷呢!表小姐,快请进来吧!”

佣人说着退后一步把路让了出来。

我尴尬地笑了笑。表小姐?好奇怪的称呼!

“表小姐,这是……”佣人指了指我怀里脏兮兮的小家伙。

“它啊,是我刚在门口捡到的。很可爱对不对?我看它冻得直发抖,而且好像很久都没有吃东西似的,所以决定收养它。怎么?不可以吗?”

我撅起了嘴巴,故意眨巴着眼睛一副讨好的样子。

佣人显得很为难,一边搔着头一边说:“不是不可以……只不过……”

“张嫂,到底是谁???”屋子里面突然传出一个严肃的声音。

“先生,是表小姐?!庇度斯瞬簧纤岛竺娴幕?,赶紧带着我走进客厅。

偌大的客厅装潢得十分考究。

整体皮质沙发分为三组摆放在最中间,光泽剔透的水晶茶几簇拥其间。天花板上是相同颜色的水晶吊灯,墙壁上随处可见名贵的油画。各种古董花瓶点缀在不同的角落里。

“希宜?!”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便冲过来一把搂住了我。

“十几年没见,你都长这么大了!快点让我好好看看!哇!老公,你快点看啊,希宜真的好美!”

不……不会吧?!人类都这么诚实吗?

虽然我知道天使真的很漂亮,可是从来没有被夸奖过的我,被这样当面称赞,脸顿时红得像个大番茄。

“哪里……哪有那么美……呵呵!呵呵!”

中年女人站直身体,我这才看清楚她的相貌。

虽然看上去已经人近中年,可是皮肤却保养得很好,一点皱纹都没有。眉眼间散发着高贵的气息,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微笑。头发高高地盘了起来,一身端庄的套装。

“老公啊,希宜应该叫我什么?她是我表哥家的妹妹的外甥女……”

“干脆就叫姑姑好了?!?/p>

始终没有开口的中年男人也站了起来,一身笔挺的西装,表情严肃。

被他看得不自在,我赶紧叫了一声:“姑姑?!?/p>

“老公,你就不能笑一笑吗?孩子都被你吓坏了!怪不得你的两个儿子都不愿意和你相处!”

“结果就被你教成现在的样子!”

“现在的样子怎么了?不是很好吗?佑扬和佑彬两个人都很出色呢!”姑姑得意地笑了笑,一转身才看到我怀里的小狗,“呀!希宜,这是你养的?怎么脏脏的?”

我连忙解释:“这是我在门口捡到的,我看它太可怜了,所以……”

姑姑和姑父相互对望了一眼,和刚刚的女佣一样,表情都有些为难。

“希宜啊,你想收养它?”

我如实地点了点头。

“好是好,不过呢……”

“老妈!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从房间里出来?”就在这时从二楼传出来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,“我说过了,我真的有去接她!只不过被一个冒失鬼打劫了,所以才迟到。没接到人我也没办法??!”

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?打劫?

“老公,佑彬是不会说谎话的。而且现在希宜也已经找到了,你就让他下来嘛!”

姑姑一个劲儿地对姑父抛媚眼求情。不过这招还是很有效的。

“好吧!好吧!”姑父转身坐回沙发上,“你们母子两个人就知道串通起来对付我?!?/p>

“我们都是一家人嘛!”姑姑对着楼上喊道,“儿子,下来吧。希宜已经自己找来了,你爸爸不生气了?!?/p>

在一连串脚步声之后,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入我的视线。

那身红白相间的赛车服以及那带着邪恶的眼睛,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没错!就是他!那个欺负女孩子被我抢了钱包,然后又被我狠狠咬了一口的家伙!

哦!天??!这就是冤家路窄吗?

帝天爷爷!救命啊啊啊??!我不玩了!

Vol.02

男孩的眼底依旧闪烁着让人无法捕捉的邪恶,淡淡地隐藏在钻石一般眩目的光泽之后。他轻挑眉毛,嘴角再次勾勒出好看的弧线,一朵小小的梨花在瞬间绽放开来。

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姑姑上前拉过男孩:“佑彬,这就是希宜?!彼婧笥肿蛭?,带着骄傲的语气说道,“希宜,这是我的小儿子楚佑彬,怎么样?很英俊吧!在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哦!佑扬和佑彬是我这辈子最满意的作品!你们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!”

这个玩笑开得实在太大了……帝天爷爷,这下我该怎么办呀?!

楚佑彬眯起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,好像要把我看穿似的。

他故意用怪怪的语气说道:“郑希宜,我们一定会‘好好相处’的,对吧?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?比如说……”

“是……是吗?呵呵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我支支吾吾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我这是造的什么孽??!为什么偏偏是他?!

早知道是他的话,我怎么也不会去抢他的钱包,怎么也不会去咬他,怎么也不会……

掌管时间的天使啊,你听到我发自内心的呐喊了吗?看在我们是同僚的份上,这次不算,重新来过好不好?请让时间倒退回去吧!

“希宜?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?你还好吧?”姑姑好奇地凑到我跟前,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我赶紧振作精神,勉强挤出一个微笑:“我……我没事,我很好。我……”

还没等我说完,姑姑就抢先一步做出了决定:“你一定是旅途太劳累了,要赶快休息一下才行。张嫂,带表小姐去房间,帮她把行李收拾好,然后叫人做些吃的送过去。再帮表小姐放好洗澡水?!?/p>

“汪汪!”

就在这时,我抱在怀里的小家伙不安分地探出头来叫了几声。

只见它眨巴着一双乌黑的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四周,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可怜的讨好声。

“啪”的一下,客厅里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

我忍不住抬起头来,只见楚佑彬此刻已经退到了楼梯口,也许是他刚刚转身的时候太过慌乱,一不小心将摆在架子上的古董花瓶碰摔在了地上。

而他脸上的表情早就从坏坏的得意变成了惊慌失措。眼底的那抹邪恶也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与害怕。

“?!OR?!你居然……居然敢带这种东西来我家?!”

楚佑彬一改常态,像受了惊吓的小动物躲在角落里挣扎着。他死命地抓住楼梯的扶手,牙齿都在“咯咯”作响。

姑姑赶紧上前安抚他:“佑彬,乖!不要怕!不要怕!”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地摸着他的头,“希宜只是在门口看到这只小狗十分得可怜,所以才好心收留它?!?/p>

“你这个臭小子!你要怕到什么时候?”此时姑父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又气又无奈地指着楚佑彬大叫,“只不过是只小狗,有什么好害怕的?这么大个男生竟然有‘恐狗症’!你给我像个男子汉一点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就是怕!那……那又怎么样?男子汉就不可以怕……怕……怕狗吗?”

楚佑彬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。

奇怪,传说中勇敢的人类怎么会怕狗呢?

况且这个佑彬刚才还对我那么傲慢,现在竟然一下子变成一个怕狗的小男生!真奇怪!

不过还好,看来他是吓得没空把我抢他钱包的事情说出来了!天助我也!天助我也!

我上前一步安慰道:“佑彬哥哥,狗狗和我是好朋友哦!你不是说要和我好好相处吗?所以你也要和狗狗好好相处!来,你抱抱它!”

说完我又向前走了两步,双手将怀里的小家伙举了起来。我是真想留下小狗狗,因为它和我一样,都在人间无依无靠。

“走……走开!”

楚佑彬见鬼似的发出惨叫声,就差抱头鼠窜了??醋潘潜返难?,站在一边的几个佣人全都用手捂着嘴巴偷笑起来。

姑姑也积极地帮我:“希宜说得似乎也有些道理。佑彬,你就抱一下嘛!也许有了第一次接触,以后就不会害怕了!”

“妈!你就别跟着胡闹了!”楚佑彬苦着一张脸抱怨,“根本就不会像你说的那样!”

这家伙,真是没救了!人类难道连这一点点小小的同情心都没有吗?算了,不和他一般计较。

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将小狗交给张嫂道:“帮我把它洗干净吧,麻烦你再喂它吃些东西,它好像很饿的样子?!?/p>

“喂!?!OR?!你该不是想把这东西一直留在家里吧?”快要无路可退的楚佑彬再次提出抗议。

我转过头努力冲他微笑:“佑彬哥哥,小狗狗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很可怜的!你不用怕它,它很可爱的!我一定帮你把‘恐狗症’治好!我们三个以后就好好相处吧!”

“妈!”

“佑彬,这个小狗也是蛮可爱的嘛!”姑姑将楚佑彬求救的声音当作空气一样忽略掉,回过身拉起姑父的手朝里面的房间走去,“我们要休息了。希宜,晚安?!?/p>

“妈!”

“那么我也去房间了。对了!我的房间在哪?”

张嫂把小狗递给其他佣人,赶紧指着楼上说:“表小姐,我这就带你去?!?/p>

“谢谢张嫂?!?/p>

事情好像越来越顺利,小狗狗留了下来,佑彬也吓得没有再提起“钱包事件”,我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起来。

事实证明,幸运之神永远眷顾着正义的一方。哦耶!

我跟在张嫂的身后向楼上走,在路过楚佑彬身边的时候故意冲他吐了吐舌头,然后扮了一个大鬼脸:“不好意思,借过!”

一直抱着楼梯扶手惊魂未定的楚佑彬这才回过神来,整个人顿时又神气了起来,刚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那一抹邪恶慢慢地又在他的眼底顺利“归位”。

一丝诡异的神情悄无声息地划过他无比俊美的脸庞:“好吧!郑希宜,我现在正式宣布:欢迎你到我们家来!我一定会和你‘好好’相处的!我—?!?!”

他的眼中闪过妖娆的雾气,像恶魔发出诅咒前升腾起的那股灰色的烟雾。那抹得意的微笑再次爬上他的嘴角。

没想到一个钱包的丢失和一只小狗的出现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愤怒,看来以后我的日子不会好过了!

哎,可怜的见习爱天使,还没找到真爱呢,就要开始实习如何“战斗”了!

我的脊背忍不住涌起阵阵凉意。

Vol.03

清晨,柔和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温暖地照在我的脸上。我下意识地翻了个身,随后懒洋洋地揉着眼睛。

呼!经过了一整夜的休息,我终于恢复了精神。

“表小姐?!本驮谡馐泵趴凇斑诉恕毕炝思干?,接着传来张嫂的声音,“你已经起来了吗?”

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:“我这就起床,告诉帝天爷爷,我马上过去大殿开会!下次我再也不敢迟到了!”

张嫂的声音显得有些莫名其妙,她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:“表小姐,你没事吧?什么帝天爷爷?什么开会?我是来问你,早餐是要在房间里吃,还是到下面餐厅里吃?!?/p>

糟了!我一拍脑门,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事情。

对??!为了执行转职任务我已经来到人间,按照帝天爷爷的吩咐来体验一段真正的感情。

我怎么迷迷糊糊地把什么都给忘记了?!

我赶紧慌乱地回答门外的张嫂:“我……我很好??!我刚刚……刚刚还以为在自己家呢!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那早餐要在哪吃?”

“我梳洗完毕之后就下去,不用送到房间里来了?!蔽宜闪艘豢谄?,听到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远,这才起身走向洗手间。

体验一段真正的感情……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帝天爷爷说过,他为我安排好的两个人就在这个家里。

昨天我来的时候和我年龄相仿又是这个家里的少爷只有……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两下,该不会真的是他吧?!不对!不对!一定还有另外一个人……可是那个人会是谁呢?

我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卫生间,既然已经是人类了,就要尽快适应人类的生活习惯。

第一件事是什么呢?对了!对了!要刷牙齿……嘿嘿!帝天爷爷有教过我!

“啪”的一声,我手里的漱口杯掉在了地上。

就在我抬起头的那一刻,对面的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“怪物”!

几秒钟之后我才回过神来,那个“怪物”不是别人,正是我自己。

天??!是谁把我的脸画成这个样子的?!红色的眼镜歪歪斜斜的,额头上还多了一只天眼,嘴巴两边是几道黑色的胡须……

楚—佑—彬!

这三个字像闪电一样在我的脑海中飞驰而过。

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。他眼底的那抹邪恶,他嘴角得意的笑容,他诡异的话语……

除了他,我再也想不出有第二个人了!

哼哼,虽然我是善良的见习爱天使,可我也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对我的侮辱!我要让你知道,天使发起怒来也是不好惹的!

我气呼呼地夺门而出,谁知道刚转过身就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一下子被弹了回来。

好痛??!我的背刚好磕在洗手池上。

“小糊涂虫,你怎么还是这样冒冒失失的?!”那个软绵绵的东西突然发出了声音,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居然是……

“帝天爷爷?!你……你……”我顾不上受创的后背和鼻子,赶紧站直身体慌乱地指着帝天爷爷问道,“你怎么又下来了?”

帝天爷爷收起脚下的小云朵,银白色的胡须一直拖到地上。

只见他不紧不慢地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,又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帽子,最后才拄着拐杖缓缓开口道:“当然是因为不放心你这个小糊涂虫喽!”

“有什么不放心的?我不是很好吗?任务也进行得很顺利?!蔽亦洁熳潘档?,“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重新回到天上的,到时候我就会有一双大翅膀了!”

“看来你的脑袋里面只想着转职?!钡厶煲难壑猩凉凰课也惶靼椎亩?。

我有些不解地问:“我到人间来不就是为了转职吗?”

帝天爷爷微微笑了笑,一道白光迅速在他的镜片上闪过,快得根本让人无法捕捉到什么。

他看了看我,有些答非所问地再次开口:“小糊涂虫,看来这次你遇到对手了。怎么样?感觉还不错吧?”

半晌我才明白过来,原来他是指我那张被画得乱七八糟的脸??!这都是那个楚佑彬干的好事!

对了!我怎么把他给忘了?想到这我赶紧追问:“帝天爷爷,你为我安排的人不会就是楚佑彬吧?那个家伙可是个大坏蛋??!那种人怎么可能会懂得爱呢?如果他有感情的话就不会去做坏事了!”

“不要太早下定论。人和我们天使比起来要复杂得多,要用心去体会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?!?/p>

虽然我并不能完全理解帝天爷爷的话,但是有一点起码可以肯定了,那就是楚佑彬的确是安排好的那两个人中的一个。

这对我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我垂头丧气地问:“那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?”

帝天爷爷丝毫没有考虑地点了点头。

怎么这样?就算要亲身经历一段感情,起码也得为我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对象嘛!那样我才能找到感觉,才能顺利完成任务嘛!

等等!好像也不一定是他……因为帝天爷爷为我安排的是两个人,说不定我的真命天子是另外一个人呢!也真奇怪,为什么实习真爱需要两个人呢?我越想越不明白,准备问问帝天爷爷。

“帝天爷爷……”

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?!?/p>

还没等我说完帝天爷爷就果断地打断了我,他的“读心术”可真是厉害??!我心里想什么全被他猜到了。

帝天爷爷一边从怀里掏出三根羽毛一边说道:“这三根羽毛代表三个愿望,必要的时候你只要把它们点燃我就会及时出现帮助你三次。记得,只有三次哦?!?/p>

只有三次,这未免也太小气了吧?

我嘟囔着接过羽毛,还没来得及开口,只见眼前一阵白烟飞过,帝天爷爷已没了踪影。

唉!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只有靠我自己了。

我转身回到洗手池前把脸洗干净,然后收起羽毛,刚想出去找楚佑彬那个坏家伙算账,没想到他反而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“怎么样?郑希宜,睡得好吗?”

只见楚佑彬换上了一件黑色的夹克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,此刻正双手环胸靠在我的房门边一脸坏笑地看着我。

他还真不懂得收敛,做了坏事还敢到我面前来耀武扬威?!天理何在?天理何在!

我不服气地走上前质问:“楚佑彬,我的脸是你画花的吧?你这种小孩子的把戏真是幼稚!我严重鄙视你哦!”

“你尽情鄙视我好了,反正我又不会少块肉。不过提前说好,这只是‘见面礼’?!背颖虿灰晕坏匦α诵?,然后眯起眼睛摆出一副该死的挑衅样。

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坏坯子!

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很简单?!背颖蛘局鄙碜咏徽趴×炒盏轿颐媲?,“把你昨天捡来的那只狗送走,有我就不能有它,有它的地方我根本没办法呆下去!”

“那你走好了?!蔽亦洁熳潘档?。

楚佑彬托起我的下巴一字一句地提醒道:“这—是—我—家!别再给我?;ㄑ?!还记得昨天你是怎么对我的吗?”

说完他举起手在我眼前晃了晃,上面的牙印依稀可见。

那个嘛……我当然记得??墒撬盟歉龃蠡档??对付坏人当然不能心慈手软了。

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,为了完成转职任务,我还得在这个家里呆下去呢。所以我决定暂时先让一步。

“那我在花园里建个小房子好了,专门给狗狗住,我保证不会让你看到它的。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?!?/p>

我故意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,希望我可爱的样子可以感动这个超没同情心的家伙。

这招果然有效。楚佑彬的表情稍稍有了些变化。

他有些迟疑地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,声音比刚才小了许多:“勾引我是没用的……反正就是必须让它离开!一刻都不能耽误!”

“冷血!无情!残酷!”

帝天爷爷??!这就是你为我安排的人吗?如果我的真命天子是他的话,我宁可不要完成转职任务了。

不对!不对!不会是他!一定是另外一个人!

在我忍不住的咒骂声中,楚佑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眼睛也越睁越大,好像活生生就要把我吞下去似的。

他低声吼道:“要死是不是?你敢再说一遍?”

哼!我是天使我怕谁?

不过……我才不要和这种野蛮人一般见识呢!我一把推开楚佑彬,在他没有发威之前一溜烟逃到了楼下。

Vol.04

明媚的阳光洒满街道,间或有不知名的鸟儿低鸣着飞过城市上空。我似乎已经渐渐开始习惯这个陌生的地方了。

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,和昨天比起来它显得精神了许多,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瑟瑟发抖的小可怜儿了。

张嫂帮它洗过了澡,白色的毛发光泽透亮,毛茸茸的可爱极了。一双乌黑溜圆的眼睛透着机警。

也许是吃得太饱了,小肚子鼓鼓的。

它正在我的怀里呼呼地睡着,偶尔会因为四周的嘈杂声睁开眼睛,还时不时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舔我的手指。

居然会有人害怕这么可爱的狗狗?!

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把它丢掉的!可是……我皱了皱眉毛,看着眼前陌生的景物,心里开始后悔起来了。

怎么一冲动就跑了出来?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,我应该尽量避免单独行动的。

对了!我的头顶上迅速亮起一盏小灯泡!

不如去找昨天帮过我的那个钢琴男孩,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,在那家餐厅里呆上一天也不错。

我记得那个地方叫……叫“SHOWZONE”。

没错!就叫这个!拿定主意之后,我学着那个钢琴男孩的样子,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子终于停了下来。

付过钱走下车,眼前再次出现那个醒目而又别致的招牌。

站在门口的服务生依旧穿着整齐的西装,见到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微微一怔。

我不好意思地慢慢走上前,毕竟昨天是我害他挨了经理的骂,对他多少有些愧疚。

“对不起?!狈裆挥邢褡蛱炷茄惹榈卣泻粑医?,而是伸手一把将我拦在了门口,“请原谅,我们这里是不能带宠物进去的?!?/p>

宠物?!糟糕,怎么人类的地方这么麻烦???

我讨好地笑了笑,试探着和他打招呼:“它很乖,我不会让它随便乱叫的。而且我会一直抱着它,绝对不会让它到处跑?!?/p>

服务生露出为难的表情:“这是规定,我也没办法?!?/p>

“是谁定的这个无聊的规定……”我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。

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:“莎莎,就是她!昨天抢走佑彬少爷钱包的人就是他!”

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???!

我转过身好奇地望过去,居然是昨天被楚佑彬欺负的那个女孩子。这也太巧了吧?她也喜欢来这家餐厅吃饭吗?

女孩将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了马尾,脸上化着淡淡的妆。一身白色的缀着蕾丝花边的可爱长裙把她衬托得更像个公主。

而她的同伴和她则是完全相反的类型,短短的十分前卫的发型,脸上的妆很重,紧身的T恤把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。

我还在出神的工夫,那个叫莎莎的女生冲我喊道:“看什么看?!没见过美女吗?”

切!没看过凡夫俗子才是真的!我们天使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呢!我不服气地白了她一眼。

“你这个强盗还敢这么嚣张?小心我报警来抓你!”

“强盗?”我莫名其妙地望着她。

“你想抵赖是不是?”叫莎莎的女生立刻把嗓门又向上提了提,“小熙就是目击者,昨天一大早她和佑彬少爷排练的时候,就是你突然冲过来抢了佑彬少爷的钱包!”

“排……排练?”我像复读机似的重复着她的话。

公主女生也壮着胆子开了口:“是??!我认得你,就是你抢了钱包?!?/p>

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,有没有搞错?她们怎么把我说得那么可怕?

拜托!我昨天可是做好事耶!

她非但不感谢我,现在还凶巴巴地把矛头指向我,我可真是跳到黄河也说不清楚了。

“我昨天是看你被那个坏蛋欺负,所以才抢他钱包来替你教训教训他的。你现在怎么反过来怪我?昨天他那样说你,你一点都不恨他吗?”

“哈哈!你可真是个大傻瓜!”

那个叫莎莎的女生夸张地笑了起来,好像我做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。

“佑彬少爷欺负小熙?!他们那是在排练,准备在校庆的时候表演?!?/p>

我眨巴着眼睛根本听不懂她在讲什么:“表演?”

“表演就是假的,我们昨天是在对台词啊?!惫髋鹊赝盼?,“你怎么连表演都不知道?”

晕晕的!我的脑袋里面像和了糨糊,在天上我们从来都不表演的??!原来人类喜欢说谎话把自己伪装成坏蛋。他们的爱好也太奇怪了吧?

“不管你之前是不是误会了,反正你必须把佑彬少爷的钱包拿出来!不然我可饶不了你!”

莎莎快速上前一步想揪住我的衣领,没想到她的大嗓门把我怀里的小家伙吵醒了。

(0 条评论) 我要说两句...

阅读提示

1.注册会员,登录后可收藏书籍、保存阅读书签,方便下次阅读;

2.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;

3.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,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、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。

帮助中心

登入hg8800手机版皇冠